望断长霜

「Jaytim」Blooming Roses in Gunpowder

哎,可爱,真的好可爱这个鸟宝,激动万分。

Shey:


Relationship:Jason/Tim 斜线前后不分攻受
Rating:PG
Warning:n52友达以上恋人未满注意,小言脑,ooc,私设有,《Good Night Darling》同一时间线后,无阅读障碍。
Disclaim:他们只属于彼此。


Summary:Jason又一次感到呼吸困难,这也许是个无比糟糕的被施了魔法的夜晚,它让他变得不像他自己,也让Tim变得超越他往常的认知。








“走出CBD后右拐,沿着老城边缘到狄克逊码头,我在你的地图上标注了最后一次收到红头罩消息的位置。即刻出发,我知道你的车可以有多快,别让人跟踪你。我会为你解决剩下的事情。”

“谢了,Oracle,我马上会到。”

Tim用力踩下油门,跑车的V8发动机开始震颤,发出属于蝙蝠技术特殊改造后独有的低沉咆哮声,红黑相间的暗影在身后无数上层名媛的尖叫声和记者绵延不绝的相机快门声中绝尘而去,线条锋锐而流利地滑入将近零点却依旧流光溢彩的哥谭之夜中。

“O?你还在吗?我需要你。”
“明白,放手去做,现在没人看得到你了。”
“感激不尽。”

Tim是真的感谢他有一群关键时刻十分靠谱的兄弟姐妹。五分钟前他们年轻的蝙蝠侠急切的声音在耳内响起,告知他们其中一位正陷入困境,而此刻正在附近出席酒会的Tim离他最近;Tim迅速而有礼地寻找借口离开现场,神谕将替他处理好一切后续工作。这使得他此刻可以纵车狂奔在通往狄克逊港的大路上,甚至不惜启动了车尾的推进器——反正不会有人看到——他面无表情,双手平稳,然而紧绷的下颌昭示出了他的心急如焚。

这是临近码头的仓储区,属于红头罩的小红点此刻正在不远处的地方闪烁着。Tim猛打方向盘,拐入一个空旷的废弃仓库。跑车流线型的前端在夜色的掩护下悄然抬升,翻转,露出危险森然的獠牙利爪,车头前轮之间装有火力抑制系统的微型枪口开始倾泻子弹,将仓库后门生锈发卷的铁门毫不留情地轰开。这辆坏脾气的红色美人横冲直撞地闯入敌方逃走后的老巢,她的车顶打开,升起一挺自动机枪,飞速旋转着用橡胶弹放倒余下的歹徒。

今天他下手有点重,不过他管不了那么多。Tim跳下车,未及更换的锃亮皮鞋后跟叩击在废墟之间,他翻转手腕抽出长棍,冲入浮动着灰尘的呛人空气里。

***

糟糕透顶。

这是Jason此刻脑海中唯一的想法。不是说他悲观得只能想得到这个,只是谁能在像是被打了一万管阻滞剂的大脑中腾出多余的空间思考别的事情?

肺部和气管仿佛被人切开又粗暴地缝补上,针脚稀疏的缝隙间渗漏出焦灼的空气。头罩早已被取下丢在一边,但他依然感到呼吸困难,火药的气息浮动着凝固在鼻端。温热的血液缓慢滑过眼睛,在湖绿色的虹膜上洗刷出一层薄薄的鲜红。

这使他无法看清正在走近他的人。好极了,你现在就是个废物,轻微脑震荡,肋骨似乎断了几根,脚踝骨折,手腕脱臼,身体哪一处似乎还塞着颗子弹,你要怎么对付这个人?咬他一口还是吐他唾沫?

Jason保持着侧躺的姿势,未脱臼的右手装甲中滑出一柄哑光三棱刺。在那个人走近的那一秒,他浑身紧绷,准备先发制人,拜托了,他也就剩下最后一点力气——

“Jason!”

浑身戒备的男人长出一口气,三棱刺滑落在地,然后他如释重负似的向前倒去,跌入一个有力的怀抱。Tim抱住他,托着他的双臂轻缓地跪坐在弹壳散落的地上,Jason的头下意识地靠入他的肩窝。

“你安全了。剩下的那些逃入了蝙蝠侠和罗宾的管辖区域,他们将负责收尾工作。你还能说话吗?告诉我你哪里受了伤?”


“肋骨,左手脱臼,估计右脚踝骨折了。”Jason嘶哑地咳嗽了两声,在Tim的引导下把大部分重量放在他的身上。“呃,我得说,小红,你闻起来真像几瓶打翻了的女士香水。”

“很高兴你还能说这个,”Tim没好气地说,手上的动作却极轻,“因为我十分钟前还在一个满是女士香水的酒会上和漂亮的金发姑娘谈天,十分钟后我在你身边大口呼吸这些大气污染指数超标的漂浮颗粒物。既然你还神志清醒,为什么我还没听到你感激零涕的道谢?”

Jason好像听到了什么很好的事情似的,在他颈窝里闷闷地笑起来。他们的距离有点太过近了,这不太好,Tim脑内的警报器失控似的疯狂旋转并尖叫着,感觉到对方温热的吐息近在咫尺,一寸一寸地舔舐过他的皮肤。

“是你该感谢我,因为我令你逃离了一个无聊的酒会,你一点都不喜欢那个,是不是?”Jason笑道,声音粗砺低沉却安定,使直至刚才Tim仍因焦虑不安而飞速搏动的心脏奇迹般地平静下来。他任由小个子青年替他临时止血,接回脱臼的手腕,“不过你走了,今夜该有多少玫瑰芳心破碎,哥谭小王子?保不准她们都以为你匆匆离去是为了夜会情人。”

“那么他们猜对了,我现在就在一个满是灰尘和发霉集装箱的旧仓库,约会我那位浑身上下都是火药味的情人。”Tim双手扶住Jason骨折的右脚踝,轻快地回嘴道,语气理所当然,仿佛他们真的是一对情侣并且正在约会似的。

“如果你是为了转移我的注意力然后接上我的骨头,一个建议,你大可直接动手,这话对我一点都没——”

硝烟弥漫,血火交融,Tim的气息在那一瞬间天罗地网地笼罩住了Jason。精于算计的猎手即将一举擒获他陷阱中央动弹不得的猎物,飞快、精准且势在必得。Jason在舌尖尝到咖啡因特有的苦香,混杂着精致的高级香水和一点葡萄酒的甜与醇,那是独一无二的、过去他曾肖想已久,之后再也无法忘怀并萦绕梦中的Tim的味道,它们带着不寻常的热度和噼啪作响的电火花顺着Jason的脊椎蜿蜒而下,接着窜过四肢百骸,铺天盖地涌入胸腔,和心脏一并疯狂地鼓动出滚烫的血液来。

猎物入网。

那一刻Jason感觉脚踝一阵剧痛,他眼前有些发黑,只感觉到Tim的舌尖温柔地安抚过他紧闭的齿关。他下意识地放松下来,然而那双柔软的唇已经飞快地退开,仿佛零点已到,灰姑娘提着水晶鞋手忙脚乱地飞奔逃离,留下不明真相的王子原地徘徊。

他猛地睁开眼,Tim却已经转过脸去,低头查看他刚刚接上的脚踝,手法纯熟地加固处理。“还不错,现在我们回车上去,在这里清理伤口容易感染。”

Tim宣布道,声线稳定,语气像是谈论天气般的漫不经心,而Jason借着车灯看到他些许凌乱的黑发下发红的耳尖,这一细节令他心情愉悦地翘起嘴角,即便是在起身时拉扯到伤口的疼痛也无法阻止。

***

他们艰难地走到车边,Tim搀扶他躺在延伸展开的副驾驶座上。跑车的内部显然比看起来的还要宽敞一些,灯光下Jason若有所思地打量着Tim的座驾,而Tim一言不发,俯下身翻找出车里备用的急救箱。

感谢车顶灯,他再次直起身的时候,Jason终于看清了今天他救命恩人的穿着打扮。出人意料的是,Tim不是他平常所熟悉的、身着红色制服和滑翔翼的模样,而是穿着出席公众场合昂贵的定制西装直接赶来:这让他有那么一瞬间的失语,不仅仅是因为Tim这身极衬他的条纹西装和酒红色衬衫,更多的是,天啊他连换制服的时间都不愿花费,这是不是说Tim真的很着急?

停下,你在想什么,这真的很混账,你的愧疚之心一定被留在你的头罩里了。

但无法否认的是此时此刻Jason心中那只鸟儿又一次踌躇欲动几乎要展翅飞翔,它扑闪翅膀造成一片糟糕的混乱,把其他无关紧要的东西全部扫到一个小小角落,胸腔里余下的部分都塞满了Tim,Tim和Tim。飞驰的跑车里紧皱眉尖的Tim,西装革履冲入硝烟中拥抱他的Tim,蓦地吻住他又飞快退开仿佛若无其事的Tim——


Tim脱下西装外套,衬衫袖口卷到肘关节,露出线条干净利落的小臂。他开始用剪刀剪开Jason的凯夫拉制服,每一次指尖的碰触都像是在淬火的刀刃上起舞。

Jason清了清干涩的嗓子。

“说真的,公主,别这么紧张,你的手在发抖,你知道吗?”


Tim的动作滞了一滞,随后压抑许久的不安和怒火在湛蓝的眼眸中一霎爆发。医用剪和酒精棉哐当一声被放在金属盘中,他猛地伸手把Jason按进放平的座位里,又狠狠攥紧他的前襟,语气不再云淡风轻甚至十分危险:

“听着,也许你觉得不要紧,无所谓,不代表所有人都这么想,”那片汪洋大海由一贯的风平浪静变得暗潮涌动,这代表它们的主人情绪正剧烈起伏着,“而我痛恨做这种事,如果你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很好,建议下次换你来试试这种该死的令人无助的担惊受——”


Tim蓦地住口。车内一片寂静,咸腥的海风从敞开的窗口灌入,却无助于搅动两个人之间近乎凝固的空气。Jason又一次感到呼吸困难,这也许是个无比糟糕的被施了魔法的夜晚,它让他变得不像他自己,也让Tim变得超越他往常的认知;沉默趁虚而入,宛如车窗外的潮水席卷而来将他们包围。在往日,沉默并不令人感到尴尬,他们甚至享受那些相处中彼此的心照不宣,因为Tim是最知情识趣、进退有度的那个聪明人,而Jason,他天生懂得把握时机和保持距离。但是此刻Tim先伸出手打破了二人之间的微妙平衡,于是事态的发展开始不可逆转,它们朝着天平的其中一端摧枯拉朽地奔腾而下、覆水难收。

而Jason甚至都不知道这一端的尽头是好是坏。

拜Tim能够飞速运转的大脑所赐,他本可以有千万种解释,Jason想,Tim大可以说他是他的搭档,他的家人他的兄弟,所以他有权利关心他;但Tim没有,灯光在他的低垂的眼睑下打出一小片隐形,他一言不发。于是Jason注视着他垂下的颤抖着的眼睫和抿紧发白的嘴唇,指尖流窜着令他无法忽视的熊熊火焰,硝烟再一次弥漫开来。车内的空间又变得狭小了,Jason几乎感到窒息,他想伸手握住Tim轻微摇晃的肩膀,想把他用力地抱入怀中让他不再惊慌害怕,想从他潮水起伏的双眸亲吻到鼻尖再到嘴唇,想问他你在担心我吗?你担心是因为害怕失去我吗?你害怕失去我的原因是我想的那样吗?


但Jason什么都没做,因为车载通讯忽然传来蝙蝠侠的声音,迫切而焦急:“Tim?你还好吗?Babara说联系不到你,你找到Jason了吗?”


Tim像是猛然惊醒过来。他的嗓音有些嘶哑,但已然趋于平稳。“我没事,我找到他了。我们很安全。”他深呼吸一口气,再开口时他又是那个冷静而有条不紊的红罗宾了,“谢了,Dick。”


他们的大哥在那头松了口气,声音里的关切几乎可以自电流中满溢出来,“那我就放心了。照顾好他,好吗,Timmy?你知道,你们随时可以回到庄园来。”


Tim笑了笑,为了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轻快一些。“我会的,也替我谢谢Babara。我们回去了。”

***

Tim在得到Dick的回应之后切断了通讯,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似的,继续方才中断的伤口处理。他将Jason膝盖一侧的半颗子弹挑出并消毒完成注射,感谢上帝那只是半颗子弹;检查了Jason的肋骨,万幸他的肋骨没有断掉,余下的他需要更先进的医疗设备才能处理了。Tim靠在驾驶座的靠背上,关掉了车顶灯。周遭缓缓暗了下来,星光均匀地落在他们身上。


他们在夜色中又度过了一段沉默的时间。Tim没有发动车,他什么也没做,就只是沉默着。GCPD的警车来了又走,过了半小时,或者过了几万年,谁也不知道,头顶的星辰是静止的,潮水涌起又退下,Tim几乎是艰难地从嗓子眼里挤出一句话:“抱歉,我……”


短短的单音节再次破碎在空气中。这次是因为Jason伸出手,覆盖住了他的。源源不断的暖意渗透过纱布传达到Tim因为神经紧绷而发凉的手心,那只手缓缓收紧又松开,力度恰到好处,无法宣之于口的话语悄然藏匿其中。


这只是一个简单的碰触而已,没有亲吻,没有拥抱甚至那都不能算是一个牵手,轻得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这个晚上发生了太多事情,令Tim无法正常且清晰地思考、推理然后做出准确的判断。也许他手背上的热度只是他混乱不堪的大脑臆造出的错觉,也许今夜他其实没有离开那场酒会而这只是他醉后的一场梦,是的,这个推断合情合理,现在他只需要醒过来好好地冷静一下然后——


“谢谢。”Jason低声说,“我们回去吧。”





跑车缓慢地启动,平稳地驶向灯火辉煌的城市。他们身后的道路笔直,通往黎明。



FIN
--
感谢阅读!
说几句废话(不止几句
1、有关车的私设,借用了一点另外一篇文(《You are bright and I am blind》)的设定,这里小总裁的跑车有改装,一个隐藏得很好的微型蝙蝠车,外形参考雪佛兰Corvette14年新款的C7车型,性能参考第五代“Tumbler”蝙蝠车和《Batman:Arkham Knight》里的蝙蝠车,可惜没有装甲,不过提米就应该是开着这种外形正常内里超酷的闷骚改装车的人()

2、有关地点问题,参考的是AK里的哥谭市地图,不要深究……

唉,提米一摊上桶哥就慌了,还是需要亲亲他,确认一下那不是幻觉

邬燕  

可能会是今年明信片


对,中二兮兮的设定。